網站投稿 新聞管理 高級搜索

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企業文化 > 華中文苑

華中文苑

隨筆|閱讀,我的精神家園----陳慧

作者:陳慧    來源:    發布時間:2021-01-18 15:00:44    瀏覽次數:

  書桌上擺放了一些書,是的,有些凌亂。它們有些,就筆直而整齊的站成一排。有些,因為我的喜歡,總是跑出來躺在桌上。

  你看,《陶庵夢囈》里作者張岱,就斜躺在中間,悠然自得,宛如在他明代的天鏡園,高槐深竹,水木明瑟。

  他閱讀思考的樣子,沉靜極了,像一幅畫,幽窗開卷,字俱鮮碧,在竹林的窗下閱讀,每個字啊,都是新鮮碧綠。

  是的,在我看來,閱讀起來,每個當下都是古往今來深情厚意。

  林海音《城南舊事》的英子,躲在書架里。天氣好,晴綠溫和,滿園子都是樹葉兒清香。那時候,她總是會出來喊我。帶著我去老北京園曬太陽。她朋友母親的往事阿,像一壇翠綠的春水,緩緩流動,憂傷又明媚。

  老北京的院子,樹下吹風,知了鳴叫;秀敝g,我好像可以看見那個英俊的眉眼高大的身材,和一頭烏黑的辮子窈窕背影,交織的情愛。

  人生其實就這樣,春去夏往,不斷輪回的苦樂,彼此纏縛交疊。

  《世說新語》里王子猷,天冷的時候,也會從春秋魏晉里出來。走到我的燈下吟誦。他啊,穿著長衫,氣質如玉。任意灑然。

  “王子猷居山陰。夜大雪,眠覺,開室命酌酒,四望皎然。”

  《朝花夕拾》里魯迅先生,他小時候的保姆,長媽媽我最喜歡。像我老家汨羅從小帶我長大的奶奶。胖胖可愛的身體,圓臉,厚手掌,每天都穿著襖襖衫。

  慈眉悅色,坐在那里,看著我,夏日暮色,用那寬大的竹扇子給我扇風。

  在泛著水青味的繞著長溝的瓦屋前,說著從前以往的故事。

  那時,我正年少,蹦蹦跳跳,頭發上喜歡夾明亮花朵。辮子稀黃。眼睛很大。風一吹,門前樹葉一片一片掉,她老人家搖著蒲扇,隔著莽蒼歲月喊我:

  慧慧,慧慧,身體要好哦。

  她一喊著我的時候,我的眼淚水就往下掉。

  燈下可以淌成一條河,河流彎彎,魯迅的長媽媽、我的奶奶一去不返,千古長眠。如同大地之母一樣仁厚安穩。

  我想,我是喜歡我的小書桌,一個人靜靜的時候,就來坐坐。茗一口茶,說一下話,天涯零落,故人知己。

  然后,回想回不過去的光陰,從前的,古老的,前世的時光里,像水泡一樣隱匿在大海里。在我精神的家園,安然自如,豐沛寬廣。

上一條: 隨筆|寒冬里的一抹春色----胡艷輝

下一條: 暫無下一篇信息

 

腾讯麻将下载安装 大乐透复式玩法说明 辽宁35选7好运玩法 dg梦幻城娱乐官方网站 四川金7乐走势图下载安装 香港赛马会绝杀10肖 浙江快乐彩杀号技巧 江西时时彩lm0 八戒中特网一肖中特免费期期公开 白小姐天地肖中特 重庆百变王牌 重庆快乐10分android版下载 快乐10分助手苹果 完美真人 湖北11选5时间 彩票开奖查询公告3d ag与dg视讯区别